本報記者 李劍平《中國青年報》(2014年10月16日03版)
  “失衡的大學評價干擾了高校教學質量保障。”在教育部高等教育教學評估中心舉行的高等教育質量保障國際論壇上,中國科學院院士、南京大學校長陳駿公開批判了一些大學的全球學術排名體系。
  陳駿校長指出,有學校的全球學術排名體系把學校獲得諾貝爾獎和菲爾茲獎的校友摺合數10%;學校獲得諾貝爾獎和菲爾茲獎的教師摺合數20%;學校各個學科領域被引用次數最高的科學家數量占20%;學校老師在《Nature》和《science》上發表論文的摺合數占20%;學校的師生髮表的論文被科學SCIE和社會科學引文索引SSCI收錄的論文量占20%,上述5項指標得分的師均值占10%。一所大學的根本使命是培養人才,可這樣的指標體系有可能令一些高校對人才培養重視不夠。
  “這隻是一個例子,幾乎所有的大學排行榜都犯有同樣的毛病。可是大多數普通人不知道。他們還在追捧這種大學排名。”陳駿說,這些因素對於一所沉下心來、認認真真按照大學規律辦學的高校會起到什麼樣的作用,需要引起政府、社會與老百姓的深思。
  重數量、輕質量,重科研、輕教學 這樣的大學評估在起反作用
  陳駿校長指出,高等教育大眾化過程中,不少高校的專業設置仍然是師資條件主導型,有什麼樣的師資條件就開設什麼樣的專業,高校質量保障面臨“內憂外患”的挑戰。
  同時,大學質量評價過程中重科研、輕教學的指標體系,更加劇了大學科研與教學的矛盾。現在大多數高校教師都忙於申報課題、發表成果、追求獎項,科研的誘惑和壓力越來越大,對本科教學產生了難以抗拒的衝擊。
  “外部因素對大學質量保障的影響也是非常大的。”陳駿說,現在國內外對大學各種各樣的評價及排行榜,都是以量化的方法進行。我們仔細研究他們評價的指標體系就會發現:重數量、輕質量,重科研、輕教學,重短期效益、輕長期發展。像這樣的大學評估,對保證大學本科教學質量與人才培養質量會起反作用。
  出席此次論壇的經合組織教育司前司長芭芭拉·伊申格爾說,2000年歐洲有關研究機構做了一個全新的指標系統,給各大學教學評級、評分與排名,結果並沒有走遠而且留下了深刻的教訓。
  大學缺乏對人才培養質量深刻反省的制度與文化
  陳駿校長對失衡的大學評價及其大學排行榜的公開批判及其思考,在此次論壇上引起了各方專家、學者的共鳴。俄羅斯聯邦教育科學督查署署長謝爾蓋·克拉夫佐夫說,教育質量保障是任何教育系統裡面最重要的一部分,如果質量評估系統缺失或缺信的話,那麼整個教育系統就無法繼續下去。
  教育部高等教育教學評估中心主任吳岩說,不管是世界其他國家的大學,還是中國的大學,其中都有一些學校缺失對自身的質量,特別是人才培養質量進行深刻反省的一種制度與文化。當提到大學質量問題時,大部分大學往往把這個癥結歸為社會支持不夠、政府投入不足等外部原因,對高校內部的不足沒有自省的制度安排。
  吳岩表示,面對國內日益龐大、複雜、多樣化的高等學校,僅依靠專家在很短時間內憑藉個人知識和經驗作出判斷的傳統評估技術方法,已經不能完全客觀、真實地反映實際情況。因此,普通高校應該建立起自我評估、自我保障、自我監測的質量保障制度,並升華為大學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
  中國教育學會會長、北京師範大學原校長鐘秉林指出,隨著高等教育規模的擴大,高等教育的利益相關鏈不斷增多,不同利益群體在強烈地表達他們自身的利益訴求,各界對於高等學校人才培養質量、教育效能等問題的批評、質疑聲音不斷增強,迫切需要建立政府、高校、評估機構和社會等分工協作的公共治理機制。
  在國際上,高等教育質量保障與評估的模式主要有,以美國為代表的質量認證模式,以英國為代表的院校審核模式,以法國為代表的政府評估模式,以日本為代表的自我評估模式等。鐘秉林介紹,儘管各個國家的教育體制不同,在評估的做法上各異,但是相互交流、借鑒高等教育質量保障經驗,已成為一個發展趨勢。
  中國大學要破解“發展不科學、質量不高”問題
  關於高等教育質量保障的形勢,教育部副部長杜玉波在這次國際論壇主旨報告中說,中國是高等教育大國但還不是強國。到去年底,國內普通高等學校2491所,高等教育毛入學率34.5%,在學規模3460萬人居世界第一。其中,普通本科高校1170所,高等職業院校1321所。
  “與世界先進國家的高等教育相比,中國高等教育還存在較大的差距。”杜玉波剖析說。
  自上世紀80年代國際高等教育開展質量保障運動以來,中國高等學校就面臨嚴峻的挑戰。吳岩介紹,1998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召開了首次高等教育大會,2009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又召開了第二次世界高等教育大會,都把高等教育質量作為主要議題。
  2013年世界高等教育總在學人數是1.4億,中國高等教育在學人數占全球的四分之一,中國高等教育數量與毛入學率在短短十多年時間內突飛猛進,質量問題自然而然成為中國要著力解決的突出問題。
  陳駿建議說,內部質量控制和外部因素都對大學質量保障產生重大影響。高校質量保障的出路在於改革,只有採取一系列強有力的政策、導向和具體的措施,建立起一套可持續發展的人才培養和評價機制,中國大學的辦學水平和人才培養質量才能扎扎實實地穩步提升,中國高等教育的體系才能滿足走向世界的需要。
  國內高校經歷5次大規模評估以來,一批985、211大學在學科專業課程方面紛紛自主開展國際評估,國外高水平專家也開始參加對中國大學的質量評估。吳岩表示,要第一時間全面、權威地掌握國際高等教育質量保障最前沿的工作,以通過合作擴大中國高等教育質量保障在國際上的影響力和話語權。
  據杜玉波介紹,當前,我國政府正按照深入推進管、辦、評分離的原則,理順中央與地方,以及政府、高校和社會之間的關係,推進高等教育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的現代化。同時,教育部正在建立完善高等教育質量分類標準體系,健全高等教育質量評價體系,建立院校自我評估、合格評估、審核評估、專業認證及評估和國際評估等“五位一體”的教學評估制度。  (原標題:失衡的評價易令高校誤入歧途)
創作者介紹

jenny

mh42mhvyd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